当前位置:郑州市惠济区悦悦宠物工作室文化2018年金秋十月沈阳纪行之二 有感于儿子的婚事
2018年金秋十月沈阳纪行之二 有感于儿子的婚事
2022-07-08

原标题:2018年金秋十月沈阳纪行之二 有感于儿子的婚事这是我人生当中第二次出远门,到辽宁沈阳参加儿子与儿媳的婚礼之行。  在我这一生当中,参加过各种各样不同时期的婚礼。尤其是经过改革开放之后,近些年来人们不缺钱的年轻人婚礼,各种相互攀比讲排场的场面不仅令我目瞪口呆,而且令我羞愧不如。因为,由于妻子是个身患精神分裂症的病人,家里里里外外全靠我一个人操心。尤其是儿子在上学期间,那漫长的十几年时间,有时因为钱的问题令我焦头烂额,让我亲身感受到了“一分钱难倒英雄汉”的滋味。  不过,最近这几年好多了。自从儿子大学毕业以来,我的精神压力已经大为减轻。尽管如此,在儿子的婚姻问题方面,我依然无法拿出足够的钱为儿子儿媳操办一场说得过去的婚礼,不要说是像样的婚礼。  因为,原本家里底子很薄,没有什么积蓄,再加上难以预料的一件事,让我把给儿子准备结婚的钱花光了。  记得,那是上世纪1990年5月8日发生的一件事,至今让我后悔莫及。那天天气格外热,我骑自行车领着儿子在郊外野游回来之后,见儿子头上的汗未落,身上也有汗,就给儿子说:“给你洗个澡吧!”当我去床底下取塑料大盆的时候,没想到1岁多的儿子已经踮着脚尖在厨房够暖水瓶了。当他把暖水瓶扒翻之后,刚刚灌好的暖水瓶热水从儿子胸前灌了上去。可能是因为烫的他难以忍受,他才撕心裂肺地哭了出来。听到他的哭声,我急往厨房跑,已经来不及了,儿子已经严重烧伤。后来,在邻居的帮助下,急忙送到了烧伤医院急救。在医院,大夫给我儿子输了医院提供的血液。  事过20多年之后,儿子也读了大学,并找到了一个懂事女朋友。  2016年春节期间,儿子女朋友已变成未过门儿媳,当未过门的儿媳于间从东北来河南新乡时,我曾开门见山地问儿媳:“儿子身体不太好的事告诉你爸妈,为啥会有这么淡定的态度?你不怕治不好?”她说:“我相信现在的医学科学能治好,所以不想让父母为我们担心。”多么有主见的孩子!那一刻,我就认为儿子与儿媳的结合是天生的一对。他们遇到事情,不是觉得天塌了,而是愿意共同承担责任,这是难能可贵的。这就是我未来的幸福之所在。  当我2017年“五一”亲自到鞍山拜访亲家时,亲家已经出钱在沈阳为两个孩子买了一套能够安生过日子的新房。而且,儿媳和她的父母从未让我儿子和我要钱买房。我当面提起这事,深表谢意。儿媳的爸爸说,不用谢,咱都是独生子女,谁有力量谁买房,你家里的情况,孩子们都说了,不让我担心房子的事。这是多好的亲家啊!让我无话可说,这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亲家和儿媳。  2017年下半年儿媳出生日,两个人领了结婚证。我建议他们两个到湖南老家去看望儿媳80多岁的奶奶,不要来新乡过年。儿子和岳父岳母,以及自己的妻子一起到了湖南过年。我觉得,做人就得知恩图报。只有将心比心,两家人才能两好搁一好。  2018年10月3日,孩子们决定在沈阳简单举行婚礼。婚礼是儿媳的父母操办的,结婚典礼场所既优雅,又有文化氛围。规模不大的婚礼现场,又有儿子单位同事助兴表演节目。而且,既有两个孩子大学的两位老师前来祝贺,又有亲家公湖南老家和亲家母鞍山娘家亲戚到场祝贺,使得整个婚礼既简朴又大方。此外,还有两位年轻女子演奏小提琴;此外,还有儿子与儿媳的即兴舞蹈自娱自乐。可以说,这个没有豪华婚车和迎亲车队的婚礼令人眼前一亮,美不胜收,大家都说好。  这就是我的沈阳之行,这就是我一生当中最幸福的时刻。(郭喜林)